近一个月以来,忙着两个重要项目申请书、学生论文指导、单位的细碎工作、乱七八糟的杂事,完全没有心境静下来处理积累已久的论文。昨晚总算基本处理完重要事项,累得很,只想静静,于是拆开孩儿妈给孩子买的《数独》,便自己做了起来。

第一次接触“数独”还是在澳洲的时候,那时每周末和老婆都要相聚,有时我会从悉尼的中央火车站坐火车去卧龙岗。卧龙岗离悉尼很近(80公里),他们的火车很慢,需摇上两个小时方能到达卧村。车上,除了一路看看海和山,我则会买份报纸,玩起了上面的“数独”游戏。就这样,接触了数独,喜欢数独。

多年后的今天,在家里填起了数独游戏,选了书本中五星难度级别中的最后一个,哪知,挑战失败,但心情轻松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