每年在旅途上不多也不很少,除了参加学术会议,便是回老家,或是和家人外出度假。所谓的孤寂,并非寂寞,而是远离喧嚣的生活圈、在移动的交通中,那份难得的“孤独”与“寂静”。我享受这种难得。

我喜欢靠窗的位置。透过窗户,可以看着蓝得让人跃跃一踩的云团在翻斗。此时,也是发呆的最佳状态,倒空一切工作与生活的烟尘,任凭思绪遨游在无暇的万米高空。2019年8月去敦煌开会,回程便是如此(下图),那筋斗云、那直射的光、那开阔的世界,无以言表的意境。

有时,也喜欢倚靠窗户,翻阅航空杂志。静静地地读着里面的美文,或是散文或是历史,侵染其中。时而有所思,自当作其中的主角,或是回忆或是畅想。2020年8月,回老家返至成都时,便是倚窗而坐,翻阅到一本杂志。里面有三篇文章,写得真不错,也恰应景至自己。

第一篇是散文《索维拉,惜别在河梁》,写的是作者随性周游一些小国的所见所感。不由地想到自己或曾和家人在他国异域的旅程,每到一处都有不一样的感触。即便是现在,我也想像着能够与作者一样,自由地周游列国,只是暂时不能抛下工作和日常。

第二篇文章写的是城市历史,有深圳、青岛。而这两座城市,自己又恰去过,并留下了深刻印象。2016年11月,我正是站在上图中深南大道的一座天桥上,望着车水马龙的深南大道,感慨着小渔村天翻地覆的变化。随后的几年,来过深圳数次,也曾去探究过“世界之窗”和“总设计师”。2018年7月底8月初,第一次来青岛,那时参加一个学术会议,恰携妻女一道旅游,《青岛记忆》一文中图片中的那些地方,应都有去过。青岛给我们留下的是,非常漂亮干净安详之印象。读着这篇文章,彷佛又回到了那年,历历在目。


最后一篇文章《环球旅行家-李广东》,介绍53岁的主角李广东,带着80岁的患癌父亲,和母亲三人踏上他们的第一次旅程。并由此“上瘾”而在接下四年中跨游全球四大洲。这是一个孝子的故事,触动着我的内心。边读边问自己:我带过父母出去旅游吗?什么时候陪伴过自己的父母?这是一直以来,所想却至今仍没有实现的愿望。期待一天,能像李广东先生一样陪着自己的父亲出来走一走。

旅途,我喜欢它带来的思想孤独,享受它带来的大脑空静。